搜索
查看: 539|回复: 3

我的美丽乡园泰顺之乡贤浅考:天妒英才断客乡-诗人周霭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17: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火石 于 2017-2-7 23:35 编辑

   从罗阳县城南隅而出,往赤坑至南院方向,途中于朱坪亭有一岔路口,直去往寮下,左上去庵前岗。多年前在岔路口边见一碑,上铭刻“泰顺诗人周霭亭墓道”,立碑人为瑞安孙锵鸣。当时并未细究,但心中一直念念不忘此碑中人物事迹如何。转眼又是丁酉鸡年春节,一日闲来得空,上网百度未搜到周霭亭任何只言片语;又搜孙锵鸣,眼前跳出资料孙公之名气令人大吃一惊:据载,孙锵鸣,(1817-1901),[清]字韶甫,号蕖田,晚号止庵。衣言弟。其与《分疆录》作者林鹗亦师亦友。浙江瑞安人(今浙江省温州市瑞安)。道光二十一年(一八四一)进士,官翰林院侍读学士,以重宴鹿鸣加侍郎衔,工书。是李鸿章的房师。著有止庵读书记、东瓯大事记、海日楼遗集。作品有《海日楼诗文集》、《东瓯大事记》等。是什么让德高望重的孙公不远千里来到闭塞的泰顺立碑来纪念这周霭亭呢?此周公必有不凡之处让孙公赏识挂念吧,这再次让人燃起对周霭亭身世的极大兴趣,遂再前行一探,以解心中谜团。

   火石于半耕斋
    2017-2-7


1,碑记曾断成两截,孤零零的立于路边。
IMG_20170203_092721.jpg

4b07d4186185f7fc.jpg

5d107b79a0232ae2.jpg


IMG_20170203_092113.jpg
2,手头没有任何此周公资料,按照习惯和常年在乡间走动田野观察的经验方法,我决定先去此碑记周边的村庄打探一番。赤坑、庵前岗的老人也几乎说不出此周霭亭其人其事,无功而返;又往寮下,遇一篾匠老师傅停车请教。让人欣喜的是,老师傅董夫忠,还真知道一些周霭亭的零星事儿。从罗阳溪沿周氏说到江渡周厝,又说立碑人孙公曾是主考官,周公算是学生考生。至于此周公的功名成就,董师傅亦不清楚,他提示我可以去江渡村再了解一下。
Screenshot_2017-02-03-09-15-49.png

Screenshot_2017-02-03-13-22-39.png

IMG_20170203_110620.jpg

IMG_20170203_104100.jpg
3,篾匠董师傅还说,墓道碑记所立之处原先无公路,此周公墓并不在立碑处,而是在孙家洋村界内。这石拱桥和古道就是通往孙家洋的。
新建文件夹IMG_20170203_094034(1).jpg

IMG_20170203_094538.jpg
4,江渡是个杂姓而居的村落,但最有名的还是周氏。到了江渡并没有遇到周氏后人,村里一个王姓大叔向我说了很多周厝名人的故事,如周元善等。言语之间对周厝原先名人辈出充满了敬意,又对而今周厝的衰败不堪充满了惋惜。至于,周霭亭,他表示倒没听过,让我去上察溪找一个周氏后人,并告诉了名字。看到久未修缮的周厝,如今杂草丛生,人去楼空,真是叫人惋惜。
IMG_20170108_091332董氏村落.jpg


IMG_20170108_093330.jpg

IMG_20170108_094253.jpg
5,跑到上察溪村,没有找到王大叔让我找的那个叫周咸龙的老人,他族弟告诉我周老去敬老院生活了。那就去罗阳龙井坑敬老院吧,多跑点路并不算啥事,解谜的巨大兴趣和乐趣让人充满了动力。在敬老院终于见到了周咸龙大叔,对他解释了找他的来龙去脉。接触中,才知道他多才多艺,还会木偶戏、布袋戏,在众多的周氏宗亲中也是个热心的联络员。我告诉他一些乡野调查的结果,需要有文字资料作为依据印证,口口相传的事情往往会有偏差,这和我找人的过程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宗谱是不可不查的重要物证。周大叔非常配合我的请求,带我去了南门塔坪宗亲周明章、东门赤砂宗亲周永寿及三魁隘门村宗亲周祖栋几个老人家里,一一查看宗谱资料。加上几个朋友帮我查阅林鹗《分疆录》的注解,一番奔波下来,关于周霭亭的谜团慢慢的有了清晰的脉络。下图一中左为周明章大叔,就是他亦曾参与过这块碑记的抢救重立工作。当初,此碑已被附近村民抬到一小水库边当垫脚石,后被周明章等一干宗亲寻回抬到原址立好,再后来又因建路施工,再次被挖掉丢于附近并断成两截,还是周明章等一干周氏宗亲闻讯寻了回来重新原址夯实立好至今,可谓历经风雨沧桑幸存。
IMG_20170205_130449(1).jpg


IMG_20170207_101155.jpg   

IMG_20170207_105259.jpg

IMG_20170206_154109.jpg

IMG_20170206_155747.jpg

IMG_20170206_155625.jpg

IMG_20170206_194745.jpg

IMG_20170206_200209.jpg
6,按林鹗《分疆录》和周氏宗谱载,周蔼亭原名周牧,字牧仲,蔼亭原来是他的号,周牧是清代泰顺著名诗人董斿的外甥,著名诗人周京的弟弟,江渡周元善的高祖父。算起来孙锵鸣与周不同时年代,孙是晚辈了。原先猜测其题碑是爱才曾予以厚望未料蔼亭早逝,而后以他的号立碑,可见器重。但孙公是周牧孙子周禧的老师,应是孙受蔼亭孙子之邀而写,出于尊重,这比较合理。周蔼亭从1793-1827短短近40年人生,他是渭公三子、罗阳人,国学生、小名荣光,候选福建州吏目,朝考时病卒于京都。史料上,关于他留下的作品并不多,董斿编著的《罗阳诗始》有诗三首,如《客中有感》“日暮秋风歇,闲愁付落花。多情怜夜月,无语到窗纱。薄酒难为客,天寒苦忆家。故园新酿熟,何日泛流霞。”读来很有一番细细品味。周氏宗谱里并有邑廪生林文思撰写的蔼亭公传。


mmexport1486449301920.jpg


IMG_20170207_102328.jpg

IMG_20170207_101628.jpg

IMG_20170207_105900.jpg

IMG_20170207_105919.jpg

IMG_20170206_204302_编辑.jpg


IMG_20170206_205652.jpg

IMG_20170206_20572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此感谢赖立位老师的倾力指导,纠正和完善了一些陈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